谷歌遭集体诉讼被索赔50亿美元:隐身模式下仍然跟踪用户上网

金中汇 发布于2020-06-03 10:55 阅读数 179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承曦 ,找邦企头条经授权发布。

谷歌和Facebook是全世界两大网络广告巨头,占据了全球三分之二的份额,为了提高广告点击率,Facebook和谷歌额“疯狂”采集消费者个人数据,在过去五年时间里已经遭到了不计其数的丑闻甚至是诉讼。

据外媒最新消息,6月2日,谷歌再一次遭到了一宗侵犯个人隐私的集体诉讼。用户指控称,在使用浏览器进行“隐身模式”上网过程中,谷歌仍然采集了个人上网历史。原告方要求谷歌提供50亿美元的经济赔偿。

据国外媒体报道,用户指控称,谷歌采集了大量的信息,包括他们在隐身模式下浏览了哪些网页内容,在哪些位置上网。然而根据谷歌宣称的政策,浏览器在隐身模式下不应该采集网民的上网历史。

对于这一集体诉讼,谷歌尚未发表评论。

原告在起诉书称,谷歌通过“谷歌分析”、“谷歌广告管理器”以及其他应用软件和网站插件(包括智能手机应用软件)秘密收集数据,不管用户是否点击谷歌显示的网页广告。

起诉书称,这种个人隐私采集行为有助于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山景城的公司了解用户的朋友情况、兴趣爱好、最喜欢的食物、购物习惯,甚至是他们在网上搜索的“个人隐私和最可能尴尬的事情”。

起诉书称,谷歌公司不应该“继续用电脑或智能手机从几乎每个美国人那里进行秘密和未经授权的数据收集”。

众所周知的是,在没有隐身模式的时代,网民上网的历史更容易被外部机构采集,比如网站本身或者网络营销公司等。后来,包括谷歌在内的网页浏览器开发商纷纷推出了“隐身模式”,并且承诺在这种模式下不会采集上网历史,用户的个人隐私将得到更好的保障。

尽管一些网民可能会将隐身浏览模式视为躲避个人隐私风险的避风港,但计算机安全研究人员长期以来一直担心,谷歌和竞争对手可能会通过跟踪不同浏览模式下的用户身份,将隐私模式和普通模式互联网浏览的数据结合起来,来扩大用户档案和数据,从而提高网络广告的精准度和点击率。

这次诉讼是一次集体诉讼,其他受到谷歌类似侵害的消费者也能够加入诉讼,要求分享谷歌的经济赔偿。具体来说,自2016年6月1日以来以隐私模式浏览浏览网页的大量谷歌用户都能够加入诉讼。

原告方要求谷歌公司为每个用户赔偿5000美元或实际损失的三倍(以数额较大者为准)。原告方指出,谷歌的做法违反了美国联邦通信窃听法律和加州隐私法。

2020年初,加州推出了全新的隐私法,这被认为是美国目前最为严格的隐私法律。在法律出台后,硅谷地区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对用户隐私政策进行了修改,以避免违反新法律,这样的修改自然也惠及到了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用户。时至今日,美国联邦层面的个人隐私保护法律仍然是空白,仍然在国会议员的讨论、筹备过程中。

据报道,最初提出诉讼的几位谷歌用户原告包括Chasom Brown、Maria Nguyen、William Byatt,他们已经把起诉书提交到了加州圣何塞的联邦地方法庭,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谷歌用户加入诉讼,另外原告邀请的律师事务所是“Boies Schiller & Flexner”。

据国外媒体报道,原告方指出,谷歌尤其违反了加州隐私法的一个条款。这一条款指出,要获取私人通信内容必须获得相关方的同意。

这一诉讼的重点,是用户在隐身模式下浏览网站时,谷歌到底采集了哪些数据。原告起诉书称,即使用户选择了隐身模式,谷歌也会使用它提供给网站出版商和广告商的其他跟踪工具来跟踪用户访问的网站。

“谷歌追踪并收集消费者浏览历史和其他网络活动数据,无论消费者采取什么样的保护措施来保护他们的数据隐私,”原告方一名律师如此表示。

原告指出,用户对于谷歌有一个“合理的期望”,即当他们处于隐身浏览模式时,他们的通信内容不会被拦截或收集。他们表示,谷歌的做法“故意欺骗消费者”,让他们相信自己对与该公司共享的信息拥有控制权,并鼓励他们在隐私模式中上网。然而,谷歌没有对网民公布该公司使用其他跟踪工具继续通过其他方式来跟踪用户。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Facebook和谷歌已经爆出了不计其数侵犯个人隐私的丑闻,虽然谷歌并未出现类似Facebook“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丑闻”这样的重大风波,但是外媒也曝光了谷歌千方百计采集隐私的违规行为。比如在安卓智能手机用户关闭位置跟踪之后,谷歌继续采集用户的位置信息,用户设置功能成为摆设。

此外据报道,谷歌还对第三方合作伙伴开放了Gmail用户的私人信件,在某些情况下,第三方伙伴的工作人员可以随意阅读用户信件,这样的新闻也让用户大为不满。

谷歌侵犯全球用户个人隐私的行为,已经在欧盟、美国等地遭到了调查,一些调查仍然在进行当中。

谷歌和Facebook大量的互联网服务免费提供,两大巨头主要的营收模式是网络广告,而提高广告点击率的主要方式是采集更多的网民个人信息,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对于这样的商业模式,苹果公司掌门人库克也提出批评,库克甚至表现像Facebook这样疯狂侵犯个人隐私的科技公司不应该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