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认定瑞幸虚增收入21.19亿元,市场监督总局正在处置违法行为

联升财务 发布于2020-08-01 09:45 阅读数 553

编者按:本文来自“雷达财经”(ID:leidacj),作者:梁春富,编辑:深海,找邦企头条经授权发布。

7月31日,财政部官网财政部和市场监管总局都公示了对于瑞幸咖啡的调查结果。财政部调查发现:瑞幸咖啡虚增收入21.19亿元,虚增利润9.08亿元,将依法对瑞幸咖啡境内主要运营主体财务造假问题给予行政处罚。


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信息显示,市场监管总局及地方市场监管部门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正在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及相关第三方公司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置,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保护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目前,瑞幸已完成管理层变更,包括5名独立董事和3名管理成员,曾英、杨杰、刘峰、查扬作为新面孔加入独立董事会中,郭谨一成为新一任的董事长兼CEO,前首席执行官、前首席运营官等已被终止职务、退出董事会。

财政部、市场监督总局"双管齐下"

7月31日,财政部发布公告称,自5月6日起对瑞幸咖啡公司(Luckin Coffee Inc.)境内2家主要运营主体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和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的会计信息质量开展检查,并延伸检查关联企业、金融机构23家。截至目前,检查基本完成。

公告披露,通过检查发现,自2019年4月起至2019年末,瑞幸咖啡公司通过虚构商品券业务增加交易额22.46亿元,虚增收入21.19亿元,虚增成本费用12.11亿元,虚增利润9.08亿元。

财政部还表示,将依法对瑞幸咖啡境内主要运营主体财务造假问题给予行政处罚,及时向社会公开处理处罚结果。

此前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瑞幸咖啡董事会特别委员会的内部调查已基本完成。其特别委员会调查发现,瑞幸咖啡的伪造交易始于2019年4月,致使2019年净收入虚增21.2亿元,成本与费用虚增13.4亿元。前CEO钱治亚、前COO刘剑及若干下属参与了造假,虚增交易来自于第三方公司及瑞幸旗下员工的关联交易。除了5月19日通报的6名员工外,再解雇6名员工,这12名员工在钱治亚和刘剑的指令下参与造假。从数据上看,此前瑞幸公告与今日财政部发布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

此外,瑞幸咖啡还遭到了市场监管总局的介入监管。

同日,据市场监管总局消息称,今年4月,市场监管总局就瑞幸"自曝"财务造假,迅速成立专案组,对瑞幸咖啡涉嫌虚假交易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开展调查。

调查显示,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为获取竞争优势,存在通过虚假交易等方式制作虚假业绩并对外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相关第三方公司存在帮助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市场监管总局及地方市场监管部门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正在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及相关第三方公司的违法行为进行处置,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保护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公司任命两位员工担任联合临时清算人

瑞幸咖啡造假事件起于2020年1月31日,做空机构浑水发布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认为该公司通过捏造财务和经营数据欺骗投资者,营造公司成功假象,以此提升股价以及增发股份。报告表示,瑞幸实际上是欺诈,而公司业务将会从根本破灭。

4月2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公告,"自曝"财务造假,称发现COO刘剑及多名下属在2019年二至四季度虚增了22亿元人民币交易额,并虚增了相关费用和支出。

4月7日起,瑞幸开始停牌,最终于6月29日退市。

4月27日,雷达财经前往瑞幸咖啡北京总部探访发现,下午13点时,瑞幸总部门口停有市场监管部门的车辆,数位身穿制服的人员走进瑞幸咖啡办公楼。

4月27日晚上8点左右,雷达财经发现在瑞幸总部靠近南门办公区域,身着制服的市场监管人员正在与总部员工会面交谈。十多分钟后,市场人员走出瑞幸总部,直接上车离去,未做任何相关回应。

7月16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开曼群岛法院已任命安迈顾问有限公司(Alvarez & Marsal)的两位员工担任"低度干预式"联合临时清算人,监察瑞幸咖啡的重组过程。瑞幸咖啡将在联合临时清算人的监督及董事会的日常控制下开展业务。

不过,瑞幸也称,没有证据证明现任董事会成员及高管(郭谨一、吴刚、曹文宝、杨飞等)知晓或参与造假,没有证据证明CFO对虚假交易知情或参与,投资人、董事刘二海、黎辉对造假行为也均不知晓。